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自觉扫码买单

图片 1

20年,他们的队伍壮大到70多万人

“扫码哥”自觉扫码买单。

1999年,福建南平率先推出科技特派员制度,并很快辐射到全国。如今,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科技特派员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科技特派员制度实施了近20年,自觉扫码买单。最近央视播放的一公益广告催人泪下,一家早餐店女店主突遇婆婆发病,她和丈夫商量后,决定敞开店门回家处理家事。顾客在看到无人看管的早餐店后,自觉付钱买早餐。结果早餐店当天收款比平常还要多。荧屏上的一幕如果搬到现实中,会是怎样的场景?

“他们作为振兴乡村经济的创新力量,既是创新主体又是科技经纪人,更应成为乡村的创业带头人。”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告诉科技日报记者。

深圳福田区上沙村的一个便利店就碰到了这种情况。收银员上班第一天偷拿两万多元财物扬长而去,直到晚上老板回来才发觉异常。在这期间,无人售货的4小时,成了暖心的4小时,来来往往的顾客无人偷拿商品,小朋友拿完东西发觉无人收钱自觉放回原位,一位男顾客更是“自助”扫码,支付八十多元,被网友昵称“扫码哥”。

打通科技兴农“最后一公里”

无人销售:女孩放商品回货架 男顾客自助扫码付80元

在食用菌大县福建省古田县,针对产业发展存在的菌业科技和加工水平不高,加工贸易缺乏龙头企业,菌种品质得不到保障等问题,福建农林大学和县政府共建古田菌业研究院。

谢先生是这家便利店的老板。年初六,新员工伍某上岗,谢先生还要顾及主店的生意,就留了伍某一人看店。

依托这一平台,由院长、福建省食用菌产业重大农技推广服务体系首席专家胡开辉领衔的科特派团队,通过与古田企业的合作、对接,在当地示范推广真姬菇、银耳等栽培关键技术,使全县食用菌技术总体水平实现质的飞越。

没想到,伍某上班第一天偷窃店中财物后逃之夭夭。当天晚上8时,等谢先生回来后,才发现便利店无人值守整整4个小时。4个小时无人看店,这中间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呢?在仔细查看监控后,谢先生有了一番感慨。

胡开辉说,如今真姬菇工厂栽培单产由400g左右提高到500g以上,单袋产量提高了20%以上;而银耳单袋干重由原来的90g提升到120g。真姬菇与银耳关键配套技术的应用显著降低了企业的生产成本,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提升了企业在行业中的竞争力。

监控显示,4个小时里店里来了不少顾客,但几乎都因为无人收钱离去,其中一对母女拎着蔬菜上门,在店内逗留了一会后母亲发现店里没人就叫上女儿出去,刚离开店门时,小姑娘还回望了一眼,似乎在确认店内是否真的没人。

在胡开辉看来,正是科技特派员将实验室建在田间地头,打通了科技兴农的“最后一公里”。

当天17时38分,两名男子抱着孩子进店,其中一名男子指了指收银台,还出了门后四处张望一下,看看收银员是否暂时外出,最终也是无奈离开。

夏学民认为,科技特派员将最先进的农业技术、食品技术和管理经验,直接注入到乡村企业,让优质农副产品成为更加环保、更加安全的高附加值食品。

没过一会,一个看起来8岁左右的女孩领着两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来到店里,她们在店里分散开去挑东西,在门口等了很久还没看到有人收钱,年龄最大的女孩主动把商品放回货架。

“科技特派员的主要职责是价值再造,准确识别城里人的需要,精准帮扶乡村企业的产品准确定位,尤其是要‘穿针引线’导入适用实用技术,开展先进技术转移,将科技系统的生产力转移中心向乡镇下沉,向田间地头下沉。”夏学民说。

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16时32分,一名戴眼镜的男顾客,他好像没有发觉店中无人,在摆放着日用品的货架上挑了一瓶护肤品,还用手掂量了一下,挑了几样东西后到收银台付款时他才发现没人,先往仓库那边看了下,再瞅了一眼收银台里面,确认无人之后,只好伸出胳膊,将手中的五六件商品在扫码机前一一扫码,最后用手机付款离开。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杨富裕说,科技特派员可以全面参与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其中,产业兴旺是重点,科技特派员带着新品种、新技术下乡创新创业,可以为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提供积极服务。

事后,谢先生还专门查过这位顾客的缴费记录,“交了80多元”。对比店员偷窃和顾客的表现,谢先生感慨两者“真是天壤之别”。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助力人才队伍建设

网友:几位小朋友和“扫码哥”的行为十分暖心

“乡村振兴基础在村,村级发展关键在产业,产业发展急需人才。”安徽省潜山县黄铺镇黄铺村党委书记王绍南说,做好农村人才的培养与引进,是推动乡村振兴亟待解决的问题。

监控视频在朋友圈疯传后,许多网友觉得这位“自助”扫码的小哥很萌,并给这位小哥起了“扫码哥”的昵称。

作为村干部,王绍南对农村基层人才短缺有着深切体会。“一是找不到人才,二是引不进人才,三是留不下人才。”王绍南说,村级缺乏有效渠道,即便拿出优惠政策,也不知道到哪里能招到人才;村级吸引力不够,愿意到农村干事创业的人才少;村委会是村民选举产生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人才到村进不了“两委”,无编制、无身份、无职务,难以安心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