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都市人称,但对释永信的应用研究一直未有进行

图片 1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遭举报一事持续发酵,举报人从一个化名的释正义发展成有真实身份的释延鲁等,但对释永信的调查一直没有进展。甚至最近几年反腐高潮中人们所熟悉的那种调查是否启动了,舆论并不清楚。

10日晚上10时许,四川南部县定水镇一氮肥厂出现液氨泄漏。当地政府组织附近居民紧急撤离。谢女士称家住在氮肥厂附近,约10点半有人通知让走。有居民称,往县城方向车流量较大,很多人徒步前行。

对释永信的指控一直集中在两方面:一是他玩弄女性,有私生子。二是他经济上有问题,侵占了少林寺的资产。目前的爆料基本都来自释正义和曾经的少林弟子,媒体的报道虽很密集,但几乎没有重要的调查性新发现,大家主要在炒作举报人的指控,扩大它们的传播范围,增加有关部门调查释永信的压力。

现场图

人们有理由相信,寺院不是法外之地,僧人犯罪没有豁免权,如果释永信确实违法作恶了,他最终付出代价是跑不掉的。但是另一方面,舆论可能低估了此次被举报者是僧人这一情节对处理过程的特殊影响。

现场图片

如果释永信是世俗社会的一名领导干部,遭到如此轰轰烈烈的举报,相关纪检部门大概已经强力介入,社会得到权威的答案或者看到调查的突破性进展指日可期。但是面对已经持续两周多的释永信被举报风波,国家宗教管理部门并未正式宣布对释永信和少林寺开展调查,而是要求当地宗教部门了解核实情况。

这很难用释永信上面的关系硬来解释。如今一个人如果被反腐网锁定,什么关系也救不了他。

问题大概还是出在这起举报的细节上。释永信被指控玩弄女性,这很轰动。但这一次不像以往的举报,有女受害人亲自出面,或者有录像带铁证,而只有第三者的指控,因而杀伤力有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