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铁山坪森林公园山顶的这处民兵训练基地,这本家谱记载着哪些历史印迹

图片 1

图片 2

文天祥赠序

紧挨铁山坪基地,有一条“迷你”街道,虽然简陋,但尚未拆去的店铺名称显出了曾经的“繁华”。记者倪志刚

苏先光拿着家谱

重庆铁山坪森林公园山顶的这处民兵训练基地,重庆打黑期间曾令很多犯罪嫌疑人胆寒。

苏轼画像

重庆2009年开始的“打黑”风暴中,对警方“刑讯逼供”的有关指控,使得铁山坪广为人知。其实,它只是重庆24个“打黑基地”中最出名的一个。如今,铁山坪作为“打黑基地”已成过往,但一些亲历者已经留下难以弥合的身心创伤。

方孝孺赠序

11月30日下午,汽车驶过铁山坪森林公园大门后,此前还有些活跃的两名男子“426”和“063”安静下来。很快,汽车驶入重庆市江北区民兵训练基地,两人紧闭双唇、一言不发,神色不安地四下打量。在一幢三层红砖建筑前,他们迟疑不定,不敢靠近。

在武宁县石渡乡官田村桂林自然村,近日发现一本苏氏家谱。经考证,这本家谱修于明代嘉靖元年(1522年),距今已有490年了。根据家谱记载,桂林村苏氏一族的祖先,就是北宋著名文学家、书画家苏东坡。这一支苏氏后裔是什么时候迁居武宁的?这本家谱记载着哪些历史印迹?9日,记者来到桂林村,翻开这本家谱,探寻苏东坡后人在武宁县的历史血脉。

“426”和“063”是两名万州男子在看守所的代号,他们曾多次“光临”此地。

苏氏家谱修于明代嘉靖年间

铁山坪曾是“6·3”案专案组的“外讯”之地。“6·3”案即拉开重庆打黑风暴序幕的“爱丁堡枪击案”的代号。

桂林村群山环绕,四周茂林修竹,古木参天,一幅世外桃源般的安宁静谧景象。苏氏家谱的收藏者是今年78岁高龄的苏先光老人。记者到来后,苏先光老人从房间里抱出一个包裹,小心翼翼地打开外面的塑料布,里面又用报纸包了一层。打开报纸,一本颜色有些发黄的家谱展现在记者眼前。记者看到,这本家谱长约50厘米、宽约30厘米,用毛边纸装订而成,每页谱头都绘满了青龙。

经“审讯”后,铁山坪成了许多人的噩梦,“426”和“063”即是亲历者。

文物人员发现,这本家谱谱序、跋文的落款时间都是“大明嘉靖元年春月”,可见其是修于“大明嘉靖元年”即1522年,由此算来,这本家谱距今已有490年了。根据家谱记载,苏洵之后第七代的苏氏后人,因“避金元扰乱,宋室不宁”,而从上饶余干一带迁居武宁定居的。据统计,这一族群现有400多人。经查证,收藏家谱的苏先光老人是这一支苏氏后裔的第32世孙。“苏氏家族自古以来就人丁兴旺,名家辈出,我作为苏东坡的后代,真是万分荣幸,倍感骄傲!”读过几年私塾的苏先光老人自豪地说。

这是“426”第三次上铁山坪:前两次他都戴着黑头套、随着车队被警察押送上山。他也是第一批被押上铁山坪受审的“6·3”专案嫌犯——他说他最初被逼着承认自己是杀人犯,最终以“涉黑罪”被判3年。“063”则被定罪涉黑、开赌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