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下午是不对外办公的,祁某的外婆说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一直是部分窗口服务单位的写照,被群众所诟病,这也是各地政府出重拳整治的区域。但是,记者在广西南宁调查却发现,一些政府部门的服务窗口却出现了一个新情况,每到固定时间,去办事的群众会被这些服务单位的保安或者门卫拒之门外,连大门都进不去,这又是为什么?不办公,他们又在干什么?

闽南网11月4日讯
11月4日下午2点半,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南京“富二代”杀妻案。死者祁某的家人在法院门口情绪激动,痛哭不止,求判其死刑。

11月8号,星期五,南宁市青秀区婚姻登记处,3个窗口大门紧锁,上面贴着的一张纸条:周五下午不对外受理业务。

2013年4月25日凌晨,南京西堤国际小区发生命案。“80后”丈夫吉星鹏因怀疑90后妻子祁某生活作风发生口角,最后挥刀数十下,刺死22岁的妻子。留下了出生仅100多天的宝宝。这起命案迅速引发了社会关注。

一名工作人员解释说,整理档案:

庭审还没开始,等候在法庭外的祁某的家人拉起了大横幅,横幅上写着“残忍杀妻,不死天理难容”。祁某的表妹怀抱着祁某的遗相,照片上的女孩儿长得非常漂亮。

工作人员:周五下午是不对外办公的,叫整理内务,因为一个星期的资料我们要全部翻过一遍,要全部编页码的,放进档案馆的,每个城区都是一样的,都不对外办公。

祁某的闺蜜说:“那个男的精明有头脑,暴躁易怒。希望判死刑,一个杀人犯能教育孩子吗?”祁某的两位头发花白“当时如果小孩子也在,他(吉星鹏)肯定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了!”祁某的外公说。

同样是在这个周五的下午,市民黄女士为给住院的老母亲办理医保手续,3点一上班,就急匆匆地来到南宁社保局。没想到,同样吃了“闭门羹”。

“一定要一命抵一命。”祁某的外婆说。

黄女士:你看礼拜六礼拜天又办不了啦,又到礼拜一,一拖就拖了几天啊,真的急啊,有时候在医院里面看病啊,真的又挨跑多一次,麻烦。

据悉,因该案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届时祁某的父母将作为原告参与庭审。此前,吉家为吉星鹏申请精神鉴定,鉴定结果已经于上周产生,吉某被评定为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事实上,不仅是周五,南宁社保局周二下午也是不对外办公,理由是“处理数据、业务学习”。在老百姓眼里,这个单位,一周5天工作日实际上变成了一周4天。

对于吉星鹏是否判处死刑,法律专家认为吉星鹏是否属于“自首”对判决影响很大:“自首与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吉星鹏的生或死。据《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而且司法实践中,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案件,案发后真诚悔罪并积极赔偿被害人损失的案件,一般慎用死刑立即执行。本案因年轻人不能理智地处理婚姻家庭琐事,激情杀人,身后还有一个刚失去母亲的婴儿,加上自首的认定,我认为应属慎用死刑立即执行的范围。”

在近两个星期的走访观察中,据不完全统计,南宁市区至少有10个单位都存在着工作日不对外办理业务的情况,多则一天,少则半天,这其中也不乏自治区级单位。

推荐阅读:南京富二代杀妻案开审 受害人家属要求以命抵命

那这些政府部门在学习什么?又整理什么?11月8号下午,记者到南宁社保局一探究竟。试图进入办公楼时,却被两名保安拦了下来。

保安:打电话预约了没有?没有就没办法了。你看我们这里全部是摄像头,是政府机关,登记也不能上去。

记者表明身份,说明采访意图,但保安始终不让进入。对方还表示,领导们都不在,去了南宁人社局开会。

在南宁人社局,记者终于见到了南宁市社保局副局长陈玲。为什么不对外办公?陈玲的解释是:

陈玲:今天下午就是全局的学习,业务学习、政治思想学习、文件的学习、政策学习、工作布置。有可能是科室里学习,也有可能是集中全部来学习,集中学习可能效果会好一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