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靠护栏坐在公交站台地上,  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

图片 1

  据苏州金螳螂内部人士透露,季建业每次回苏州,都过家门而不入,却住在金螳螂的会所。今年7月24日,金螳螂老板、苏州首富朱兴良被中纪委带走,目前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南京政界知情人士透露,朱兴良在被“协助调查”期间“知无不言”。

10月25日晚,海口市白龙北路一处公交站台发现一名男子脖子被绑在1.2米高的护栏上身亡。警方初步判断死者因生活不如意,自缢死亡。

  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该市几乎所有的酒店、医院、商品房和装潢,均被远在苏州的金螳螂一家垄断。此举让扬州本土装潢企业极为不满。一位扬州装潢商回忆称,季建业在对扬州为期8年的“大装修”中,大多数工程都由苏州金螳螂经手,只需100万元的外墙翻新工程,金螳螂的报价却高出数倍。

据一名目击者称,当晚9点20分左右,他发现一名上身赤膊的男子脖子绑在龙景商场公交站不锈钢护栏上,背靠护栏,面向站牌,坐在公交站台地上。随后,目击者上前用手指放在该男子鼻孔下约20余秒,确定没有呼吸后立刻拨打电话报警。

背靠护栏坐在公交站台地上,  季建业主政扬州期间。  季建业上任南京市长后,金螳螂在南京的生意也多了起来。江苏纪检内部人士证实,中纪委对季建业的调查内容中,包括金螳螂在扬州和南京的部分工程项目。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公交车站位于白龙北路东侧,站台与马路之间有一排约1.2米高的不锈钢护栏,死者正是被一件淡紫色条形衬衫缠住脖子,绑在护栏顶部。死者上身赤膊,下身着黑色长裤、咖啡色皮鞋,背靠护栏坐在公交站台地上。身旁还放有一些零钱、一个钱包、一部手机、一个手机充电器、一份海南都市类报纸、一个打火机、一包香烟。现场还有两张与死者相貌相符的身份证,两张身份证姓名均为王秀强,出生年月均为1972年3月22日,身份证号码也完全一致,但一张住址为河南省淅川县盛湾镇,另一张为河南省新野县溧河镇。同时,现场还发现一个白酒瓶,但不能证实是死者物品。

  贪官有情妇,据传季建业也不例外。据知情人士称,季建业在扬州时就有公开的情妇。其中一名据称原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送给季建业,后被其提拔为该市发改委副主任,季建业出行她都跟随。据说季建业的另一名情妇是市委招待所的服务员,此女后来也被提拔至当地瘦西湖景区管委会任职。扬州本地人称,这些事“扬州人民都知道”。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死者生前曾饮酒,并拨向朋友拨打过电话,电话中说了一些对生活比较丧气的话。同时,死者身高目测约1.7米,坐高超过1米,不少围观市民对这种坐地自缢死亡的方式感到不可思议。

  此外,有港媒报道,季建业在南京工作近4年,个人享受上毫不含糊,设在市政府的办公室几乎不去,在汉府饭店长期包下豪华套房办公。有老百姓戏称,季建业长期包下汉府饭店的豪华套房办公也是为了“行事方便”。

截止26日凌晨0点,海口警方仍在现场作进一步调查,初步判断死者因生活不如意,自缢死亡。

  除了生活作风问题,季建业在其他领域的决策也备受质疑。

  据南京政府官员透露,季建业将其主政扬州时的保障房经验复制到南京,又是一大败笔。在南京市下关区等拆迁安置中,力推的保障房建设工程距离市区偏远,居民生活不便。保障房建设中首创的“融资模式”,亦有省级部门持保留意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