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鲁白实验室的磁遗传学课题降志辱身,G20成员国应推动整个世界贸易和投资

中新社德国巴登巴登3月18日电 (记者
彭大伟)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8日在德国巴登巴登闭幕。中方当天呼吁,G20成员国应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坚定不移地反对保护主义,维护多边体制的有效性。

图片 1

此次会议是德国担任G20主席国后举办的首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会议围绕全球经济形势和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性增长框架、促进对非洲投资、国际金融架构、国际税收、金融部门发展和监管以及其他全球治理议题,进行了深入和富有成效的讨论,达成了广泛共识,为7月G20汉堡峰会的举行打下良好基础。

一起发生在中国两所最高学府的学术论文事件引发广泛关注,至今未有结论。

会议认为,全球经济继续复苏,但增速仍不尽理想,下行风险犹存。为促进更加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性增长,会议重申了2016年G20杭州峰会的一系列重要政策承诺,并在诸多重点议题上取得积极进展,包括就增强经济韧性的一系列原则达成一致;启动了促进对非洲投资倡议,以推动私营部门对非洲投资;进一步完善国际金融架构,强调加强对跨境资本流动分析和风险监控的重要性;继续推进国际税收合作,加大应对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工作力度等。

在被质疑剽窃他人科研成果之后,清华大学此前正在引进的研究员张生家再被指控抢夺他人课题,策反研究生。

出席本次会议的中国财政部部长肖捷18日接受采访时指出,中国作为G20三驾马车成员,在本次会议讨论中发挥了建设性作用。中方认为,在全球经济面临新形势、新挑战的背景下,G20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平台应在以下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推动各方进一步加强合作。

11月3日,接近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常务副院长鲁白实验室的一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称,张生家以抢夺、隐瞒、撒谎等不正当手段,将鲁白实验室的磁遗传学课题据为己有

一是G20成员国应落实2016年G20杭州峰会成果,推动结构性改革、基础设施投资、国际税收合作等重点领域取得积极进展,增强G20机制的延续性和有效性。

鲁白向澎湃新闻表示,学校要求他不要就此事对媒体发表评论。

二是G20成员国应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制定并实施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主要发达国家应提高政策透明度,加强与市场沟通,减少负面外溢效应,共同促进全球经济增长。

张生家对此回应称,他以法律承诺,磁遗传学是他的原创实验设想。他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材料,并称,鲁白为了成为合作论文的通讯作者,企图偷窃他的实验数据,独自发表。他为了保护自己的正当权利,将论文发表在有快速审稿经验的《科学通报》。

三是G20成员国应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坚定不移地反对保护主义,维护多边体制的有效性。(完)

《科学通报》是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共同主办的学术期刊。

清华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还对澎湃新闻称,张生家曾试图撬走该系多个实验室的多位高年级研究生,张生家劝说这些研究生退出原实验室,加入张实验室。此举遭到生物医学工程系多位教授的反对。

张生家没有向澎湃新闻回应上述指责。

抢发论文

一个多月前,9月14日,张生家以通讯作者身份,在线发表在《科学通报》上的论文《磁遗传学:使用磁受体蛋白,用磁刺激手段远距离非侵入地激活神经元的活性》,被清华、北大校方联合要求撤稿。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质疑,张生家在论文中剽窃自己的科研成果,违反合作协议,违背学术道德。

张生家则以谢灿先违反协议等说法,反驳上述质疑。

这起涉及两所中国最高学府的学术论文事件引发广泛关注。除了国内媒体,9月21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网站也报道了这一事件。

澎湃新闻发现,张生家与谢灿纠纷的焦点在于,谁违反了合作协议,合作协议的内容是什么?

谢灿告诉澎湃新闻,4月21日,张生家从谢灿实验室获得了磁感应受体的基因、抗体等关键实验材料。该基因尚未被报道,其研究文章,谢灿已经投稿到学术期刊《自然》。张生家一再向谢灿表示,会遵守两人事先达成的两点协议:合作论文只能在谢灿已投稿的论文发表后才能投稿,不能抢发;谢灿必须是合作论文的作者。

谢灿介绍称,使用别人未发表的数据做的相关工作,必须得到原作者的同意,并在原作者论文发表后,才能投稿,这是学术界的基本规则,也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体现了对科学原创性的认可。前述两条协议就是为了防止合作者抢发论文,如果我是co-author,投稿的时候我一定知道。因为只要一投稿,我们每一个author就会收到email的确认信。

他担心,合作论文的提前发表,会影响到正在《自然》评审的自己的论文。

谢灿表示,自己投稿到《自然》的论文,在人类历史上首次发现和鉴定了磁感应受体基因和磁感应蛋白,也是谢灿实验室加入北京大学六年来的第一篇相关研究论文,而磁感应受体基因和磁感应蛋白的发现无疑将导致未来各种应用研究和基础研究,所以自己很重视。谢灿还说,更重要的是,由于在合作中张生家表现出来的功利和对诺贝尔奖的狂热,他担心张生家会铤而走险,甚至抢夺该基因的发现权,所以才一再要求张生家遵守这些基本的科学准则和学术规范。

谢灿称,在《科学通报》的论文中,张生家不仅宣称该磁感应蛋白基因是自己发现的,还将该基因由谢灿命名的MagR改名为MAR,从而宣称自己的发现权,隐瞒了谢灿曾告知过他该基因名字和功能之事。

10月20日,张生家就谢灿的上述说法向澎湃新闻回应称:谢灿的这个基因不是他第一个发现克隆的,早在几十年前有国外实验室就克隆了。谢灿的工作是结构蛋白以及蛋白和蛋白之间相互作用,与用磁场控制神经元活动,这两个方向毫无关系。

澎湃新闻获得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8月20日下午,谢灿向张生家再次重申上述两条协议,张生家表示,以上两点我从开始就已经同意,请你不要顾虑。

9月9日,《科学通报》收到张生家的投稿,5天后,该论文被正式在线发表,并无谢灿的署名,此时,谢灿的前述已投稿的论文还在评审中,尚未发表。

半路搭车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在这一抢发论文事件中,除了谢灿与张生家存在纠纷,鲁白也被卷入其中。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副校长施一公8月23日在致北大多位教授、领导的电子邮件确认了这一点。施一公在邮件中写到,清华内部在鲁白和张生家之间也有纠纷。对此,清华方面已经启动相关调查程序。

两位接近鲁白实验室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磁遗传学课题的原始想法、关键研究材料、学生、关键实验、原初关键结果等五个关键方面都来自鲁白实验室。张生家采用了抢夺、隐瞒、撒谎等一系列不正当手段,将该课题据为己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