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安全成为最重大、最迫切的问题,达拉特旗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王荣杰犯受贿罪

图片 1

图片 2

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14份刑事判决书披露了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原市长汤爱军的家庭式腐败案情:汤爱军一人落马,妻子、儿子均牵涉卷入;在汤爱军一审被判后,其儿子、妻子也先后被判获刑。

整整90年前,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及革命群众。上海滩腥风血雨,风雨飘摇。

汤爱军 资料图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中央回到上海,党的安全成为最重大、最迫切的问题,必须有一个从事情报保卫工作的专业机构,同敌人进行隐蔽斗争。

2016年10月31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原市委副书记、市长汤爱军受贿案,判决汤爱军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一百万元。

漫漫长夜,点点星光。在土地革命时期,在抗日战争时期,在解放战争时期,及至新中国成立后,党的隐蔽战线上的先烈和干警们默默奉献,屡建奇功。

两个多月后,即2017年1月,汤爱军的儿子汤聪、妻子王荣杰的案件亦先后被鄂尔多斯市基层法院宣判。汤聪,原系中国农机院现代农装科技有限公司技术员;王荣杰,系内蒙古人民医院原主任医师。

他们是民族的脊梁,是共和国的忠诚卫士。

2017年1月6日,准格尔旗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汤聪因犯受贿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今天的上海一片春意盎然,而在美丽的淀山湖畔,“东方绿舟”也是红花绿柳。国内规模最大的国家安全教育馆,一如馆里陈列的无名英雄的事迹,低调而又不失神圣。

2017年1月24日,达拉特旗人民法院一审判处王荣杰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今年4月15日是第二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上海国家安全教育馆”正式上线,届时许多涉及我党隐蔽战线的重要史料将通过多媒体和实景建模等技术手段,向网友一一展现。

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1999年至2013年,汤爱军为呼伦贝尔市呼盛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赵广玉、内蒙古万铭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邬倩、李建勇等59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789万余元。

上海国家安全教育馆内景

人民网此前报道,汤爱军的判决书有190多页,宣读了一个多小时,法院逐一认定了汤爱军的59项犯罪事实。

依靠什么战胜敌人?

澎湃新闻注意到,公开的14份刑事判决书主要涉及汤爱军在工程承揽、协调煤炭外运指标、安排调动工作、干部提拔使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财。受贿时间主要集中于从2004年其担任呼伦贝尔市委副书记、市长开始,一直到其落马被查的前半年,即2014年2月。

在上海“东方绿舟”里,“停泊”着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舰”。“航母”模型的一层是“装备陈列厅”,陈列着真正的战车、装甲车和各种大炮。记者步入其中,如同身处战场,空气中似乎飘散着硝烟的味道。

值得注意的是,汤爱军是2013年12月退休的,在退休后,仍有行贿人向其赠送金条。

走上二层,走进上海国家安全教育馆,展风为之一改,与一层的兵器展出相比,这里的“战场”尽管没有硝烟,但同样惊心动魄。

插手承揽工程

就是这个毫不显山露水的展馆,每年接待参观者约10万人次,从2005年12月开馆至今,已有130万人次进馆参观,包括历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中共上海市委、市政府领导。

公开的14份刑事判决书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汤爱军利用职权影响力插手工程,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之后接受请托人贿赂。此外,这些行贿人员均是在2014年8月汤爱军被调查后,陆续主动投案。

展馆共分“四个展区”:一是新中国成立前的“辉煌的业绩”;二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新中国的卫士”;三是改革开放以来的“共筑新长城”;四是面向全球新形势的“放眼看世界”。“四个展区”主要介绍我党隐蔽战线斗争重大事件、代表人物,当前国家安全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和复杂敌情,以及近年来国家安全机关侦破的典型反间谍案例。

在公开的14份刑事判决书中,有关汤爱军利用职权插手工程的事实最早是在其担任呼伦贝尔市长任上。

说起反间谍,人们往往会想到英国军情六处,想到电影中的詹姆斯·邦德,也就是那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007”。其实这只是电影虚构出来的人物。而有些影视作品展现的谍战靠“奢华+手枪+美女”吸引眼球,也误导了许多观众。

2004年,陈巴尔虎旗人民政府确定开发陈巴尔虎旗宝日希勒巴彦煤矿一号井、二号井。汤爱军的老乡赵某某作为呼伦贝尔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某矿业公司在陈巴尔虎旗开发煤矿,请托时任呼伦贝尔市市长汤爱军,汤爱军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某矿业公司取得煤炭资源的竞争优势、帮助办理申报和批准手续等,后某矿业公司顺利成为陈巴尔虎旗巴彦二号井采矿权人和开发业主。

那么,我党领导下的隐蔽战线,在残酷、复杂的环境下是依靠什么来战胜敌人?

2008年至2012年期间,在汤爱军已经调任呼和浩特工作时,王荣杰帮助汤爱军先后五次收受赵某某贿赂款700万元人民币。

回顾我党隐蔽战线的历史,绕不开一个从事情报保卫工作的专业机构——“中央特科”。据介绍,1927年11月,中共中央在上海开会,专门研究情报保卫工作,周恩来挺身而出,“中央特科”应运而生,我党隐蔽战线斗争拉开了它的壮丽序幕。

除了插手煤矿开发外,汤爱军还帮人协调煤炭外运指标。

周恩来对初创时期的特科工作提出“三个任务,一个不准”,即第一个任务是搞情报;第二个任务是惩处叛徒;第三个任务是承担各种特殊的任务,比如说,为党的各重要会议落实会址,组织保卫,给烈士们料理后事。“一个不准”是不准在党内互相侦察。

2008年煤炭市场竞争激烈,煤炭铁路外运指标紧张。2008年底,内蒙古某某运销有限责任公司为增加其煤炭铁路外运指标,法定代表人王某某拿着一份清水河县政府给呼和浩特市政府的相关报告,找时任呼和浩特市市长汤爱军寻求帮助,汤爱军签字后,呼和浩特市向呼和浩特铁路局发函请求增加王某某公司的外运指标,呼和浩特铁路局因此增加了王某某公司的铁路外运指标。

特科有着严密的纪律,比如不许用金钱收买、美色引诱等方式来获取情报和发展关系,这也就可以反证当下的许多谍战片片面渲染“美女特工”正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大恶果。

为了感谢汤爱军在煤炭外运指标上提供的帮助,王某某先后两次送给汤爱军现金及用餐卡折合人民币10.5万元。

西方谍报学家执意信奉职业间谍是“无信仰,无灵魂,无理想”。而我党领导下的“中央特科”的前辈们对党有着无限的忠诚,对共产主义理想有着崇高的信仰,对执行的任务有着严格的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

此外,道路等市政工程和矿产开发也是汤爱军插手的领域。

这就是我党隐蔽战线斗争屡屡克敌制胜、无坚不摧的关键所在!

2005年,调任呼和浩特市担任市长不久,汤爱军就插手了呼和浩特市飞机场至黄河少镇河西公司专用公路改建工程项目。他帮助福灵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郝爱湛拿下了项目,郝爱湛跑到其家中,送了10万元。

捅向敌人高层的“三把尖刀”

2009年到2012年期间,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璟祥矿产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武璟与他人合伙承揽了呼和浩特市政管理局远经二路道路及雨污水管道路灯工程。在工程没有验收的情况下,汤爱军要求呼和浩特市财政局提前支付工程款540万元。2014年2月,武璟通过汤爱军妻子向汤爱军赠送了一根500克金条,价值15万余元。

记者移步展区,一个个鲜活的名字和一段段感人的故事扑面而来。

2008年9月,张立贵等人以5.82亿元竞买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后卜子铁矿采矿权,后因其没有缴纳竞买价款。按照约定,张立贵缴纳给呼和浩特国土资源局的7000万元保证金不予退还。

李克农

后经汤爱军协调,呼和浩特市国土资源局退还了张立贵3970万元,并从保证金内替张立贵缴纳了拍卖公司的拍卖佣金1360万元。作为回报,2009年10月,汤爱军收受了张立贵通过他人送的20万元人民币。

在第一展区,有一块展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龙潭三杰”,打入敌特最核心部门的秘密工作小组。他们是李克农、钱壮飞和胡底,是中共隐蔽战线上最杰出代表之一。

帮违规开发的地产商减轻处罚

钱壮飞

汤爱军不仅帮人承揽工程打招呼,还帮违规开发的地产商减轻或逃脱有关行政部门的处罚。

当时,李克农、钱壮飞、胡底三人深得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的赏识,钱壮飞在南京顶在一线,李克农留守上海主持工作,胡底在天津打配合,做策应。

2009年,内蒙古建宇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开发公主花园住宅小区项目时,将应建设12层的楼房建成16层。按规定对于违规建设应接受规划部门处罚。

胡底

为免除罚款,内蒙古建宇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李增水以公司的名义,送给时任呼和浩特市长汤爱军一张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卡。后汤爱军的妻子王荣杰将该张卡上的款项取出用于日常生活花销。

然而,李克农、钱壮飞和胡底都是“中央特科”的重要成员,受陈赓领导。他们不是徐恩曾对付共产党的“铁三角”,而是共产党对付徐恩曾的“三把尖刀”。他们相互配合,为我党获取了大量情报,甚至获取了蒋介石亲自部署第一、二次“围剿”中央苏区的作战计划。

2016年12月1日,准格尔旗人民法院判处内蒙古建宇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20万元;李增水犯单位行贿罪,免予刑事处罚。

1931年4月24日下午,时任中央特科负责人的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投敌。4月25日晚,顾顺章被秘密送上一艘货轮,连夜押送南京。国民党武汉行营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连续向徐恩曾发了六封邀功请赏的密电报。

此外,还有一份判决书也提到,一地产商想通过以缴纳罚款形式调整容积率的事项,向汤爱军行贿。

六份标有“绝密”字样的电报先后落到机要秘书钱壮飞的手中,每一份都标明“徐恩曾亲译”。

2008年,内蒙古泰禾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经理王某某希望通过以缴纳罚款形式调整容积率,为此,通过一个名叫郑伟业的人拜托汤爱军帮忙。

当时徐恩曾不在办公室,钱壮飞当机立断,破译电报,立即吩咐交通员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上海,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报告李克农,李克农又连夜通报了陈赓和周恩来。

因缴纳罚款方式调整容积率不符合政策规定,呼和浩特市规划局不同意以缴纳罚款的方式为内蒙古泰禾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筑家项目调整容积率。

党中央采取了断然措施,废除了顾顺章知道的全部暗号和接头方法,中央机关全部转移。上海的党中央避免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2008年11月的一天,郑伟业再次找到汤爱军,就房地产项目以缴纳罚款方式调整容积率事项上让汤爱军再次给予帮忙,并送给汤爱军30万元人民币。

除了展馆墙上列出的大名鼎鼎的“龙潭三杰”,第一展区还展出了被周恩来誉为“后三杰”的陈忠经、熊向晖和申健,即陈、熊、申三人情报小组。

时任呼和浩特市规划局局长周某证言称,汤爱军就筑家项目以缴纳罚款形式调整容积率的事情电话咨询过他,他当时告知汤爱军此事违反相关规定,无法办理。

“后三杰”都潜伏在国民党高级将领胡宗南身边担任要职,熊向晖更是担任胡宗南侍从副官、机要秘书长达10年有余。1943年,熊向晖获得了胡部进攻陕北的军事计划,并立即报告了党中央,获得了中央的高度评价。

2014年6月,即汤爱军落马前两个月,汤爱军将30万元退还给了郑伟业。2015年1月26日,汤爱军涉嫌受贿罪被正式逮捕。当日,郑伟业向中共内蒙古自治区纪律检查委员会上交现金30万元。

上海国家安全教育馆内景

2016年11月29日,准格尔旗人民法院一审作出判决,郑伟业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红人”

安排工作、人事调动晋升

在第一展区,有一位女子身穿旗袍的照片特别引人注目。

公开的14份刑事判决书中,有多份直指汤爱军在担任地方主官时,利用帮人安排工作和在人事调动晋升上收受他人贿赂。

她,名叫沈安娜,遵照周恩来和董必武的指示,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潜伏敌营14年,身份是机要速记员。只要国民党政要召集重要会议,她都有可能在主席台的一侧就座,埋头记下会上的全部发言,这些发言自然很快为我党知悉。

公开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09年初,时任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分行行长的李纯朴,想继续留在呼伦贝尔分行工作,不愿调回内蒙古分行。于是,李纯朴去呼和浩特市开会时,去汤爱军家中请求汤爱军与中国银行内蒙古分行行长沟通。后经汤爱军从中协调,李纯朴如愿以偿。2010年春节前,李纯朴在汤爱军家中送给汤爱军10万元人民币。

1942年,国民党元老张继在国民党一次会议上哀叹:“提起共产党,我就汗流浃背。”接着,他话锋一转,直面蒋介石,大声说道:“共产党就在你身边,你还不知道呢!”蒋介石当场翻脸,拂袖而去。张继何曾想到,当时坐得离他要比离蒋介石更近的速记员,正是他一提起就要“汗流浃背”的共产党员!

公开的另外一份判决书显示,2010年、2011年汤爱军收受李占文夫妻二人送予的人民币5万元,向玉泉区区委相关领导打招呼,帮助提拔李占文。之后李占文被提拔为呼和浩特市玉泉区长和廊街道党工委副书记。

其实,战斗在隐蔽战线的“红色身影”远不止“龙潭三杰”、“后三杰”和沈安娜,还有潘汉年、刘少文、吴克坚、李强、李白……这些英雄前辈现在都已逐渐为人们所熟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