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贪腐渎职厅长引发系统内干部塌方式腐败,国务院出台《血制品管理条例》

图片 1

图片 2

近日,中央批准:慎海雄同志任广东省委委员、常委。省委决定:慎海雄同志任省委宣传部部长。

今年5月,海南省儋州市原市委书记、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原厅长赵中社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非法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慎海雄

值得反思的是,赵中社的贪腐案引出了海南省海洋渔业系统的塌方式腐败,先后有48名干部因腐败问题被立案调查,其中厅级干部6人,厅机关及直属单位16人。一位贪腐渎职厅长引发系统内干部塌方式腐败,暴露出海洋渔业系统在海域审批、渔政管理等方面的诸多顽疾。

现年48岁的慎海雄是浙江湖州人。在此次赴广东省委任职前,他一直在新华社工作,以记者身份写过不少优秀报道,并逐渐走上领导岗位。

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原厅长赵中社

慎海雄本科就读杭州大学中文系,在校期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9年毕业后分配到新华社浙江分社,从事农村报道,一干就是15年,历任浙江分社农村采访室记者,宁波支社记者,浙江分社农村采访室主任、党组成员、常务副总编等职。

老板利益凌驾于法律之上

其间,慎海雄撰写过不少揭黑报道,还曾促成重大政策的出台。

经法院审理查明:2003~2013年4月,赵中社利用担任儋州市委书记和海南省海洋与渔业厅厅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13家公司和个人谋取经济利益,收受上述公司和个人给予的687.4万元人民币、37万美元、50万元港币、1110.01克黄金制品、33.3万元购物卡、5万元高尔夫球充值卡、1枚钻戒和1套高尔夫球具,共计价值1077万元人民币。

据新华网报道,1995年,一家血液制品公司将带有病毒的血制品投售市场,慎海雄调查获得大量第一手材料,通过内参披露了这一事件。随后却发生了线人身份暴露并突遇车祸死亡的变故,他自己也遭遇了车祸。此种情况下,慎海雄又连发两篇内参。报道获得朱镕基两次批示,1996年底,国务院出台《血制品管理条例》。

办案人员认为,赵中社最大的危害在于,其渎职行为给国家造成的经济损失动辄近千万元,尤其是在海域资源管理方面,将企业老板的利益置于国家法律之上,党性意识差、政治觉悟低。

此外,包括浙江富阳市委原书记周宝法、龙泉市委原书记夏保廉等官员都倒在了慎海雄的笔杆子下。

在担任儋州市委书记期间,赵中社违反用地申请程序,非法低价出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儋州市兆隆大酒店负责人在购买一宗土地时,认为每亩20万元的价格过高,找赵中社帮助协调将地价降至每亩6万~7万元。

除了职位上的晋升,年轻的慎海雄屡获荣誉。

此后,基于赵中社的要求,儋州市国土局以每亩7万元左右的价格,挂牌出让约11亩土地,这家酒店独家竞拍,取得土地使用权。经评估,该宗国有土地使用权的市场价格每亩约合15.53万元,总价179.95万元,致使国家土地资产流失达98.53万元。

1994年,慎海雄从业第5年,新华社评选首届十佳记者,慎海雄即入选在内。1997年他破格晋升为新华社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记者,2001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2年更获中国新闻界最高奖项范长江新闻奖。在浙江分社工作期间,他还连续十年获新华社内参报道先进个人。

在担任海南省海洋渔业厅厅长期间,赵中社超越职权违规审批海域使用权抵押登记和海域使用金分期缴纳,致使国家遭受特别重大经济损失。

2001年,新华社举办建社70周年纪念大会,时任浙江分社采编主任的慎海雄接受中央电视台现场采访时,谈到坚持党性、顶住压力进行舆论监督,他说自己没多大本事,关键是名字前面有五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新华社记者。

2012年5月,海南省海洋渔业厅批复同意三亚凤凰岛国际邮轮港发展有限公司的凤凰岛国际邮轮港二期工程项目用海约63公顷,通知在30日内缴纳海域使用金5179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找到赵中社帮忙,请求分二期缴纳。赵中社明知这不符合财政部相关规定,却仍应允。

2004年1月,慎海雄调往新华社上海分社,任副社长、总编辑,后升任党组副书记、社长。

检方人员介绍说,截至立案侦查之日,这家公司未能缴纳延迟支付的第二期海域使用金产生的滞纳金1274万元,给国家造成特别重大经济损失。这笔滞纳金2014年8月19日才予缴清。

上海分社是新华社在国内的最大分社。初到上海时,慎海雄对这座特大城市了解不多,但他在2004年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说,他坚信,只要深入到群众当中,扎扎实实地埋头苦干,无论身处都市还是身处乡村,都可以有效地履行党的新闻工作者的职责。

2011年7月,海南厚水湾集团有限公司的武莲渔港项目获得5宗海域使用权,面积约92公顷,其中包含免缴纳海域使用金的3宗公益性项目,面积约为82公顷。该公司负责人向赵中社提出先做抵押登记,办完贷款后再补缴海域使用金的请求。赵中社违规指令海洋渔业厅工作人员办理抵押登记,并签发《海域使用权抵押登记申请表》,这家公司因此获得《海域使用权抵押登记证明书》。

同年,慎海雄被确认为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此后,该公司从临高县农信联社、白沙县农合银行等八家行社贷款4亿元。但其应补缴的海域使用金987万元及滞纳金588万元,多次催缴无果,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共计1575万元。

此后数年,慎海雄先后兼任不同职务,并获得多项荣誉。

系统内48名干部塌方式贪腐

2005年4月起,慎海雄兼任长三角新闻采编中心主任;2008年10月起,兼任新华社金融信息平台上海总部主任;2009年5月起兼任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总经理。2007年,慎海雄被评选为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2010年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上海世博会先进个人。

赵中社案只是海南渔业系统腐败窝案中的一例。

2012年8月,他从上海调往北京,担任新华社副总编辑、党组成员,步入中管干部序列。

海南海洋渔业厅前后两任厅长李应济、赵中社,两任副厅长陈创福、李年佑均涉及贪腐。在系统内系列案件涉案人员中,担任过领导职务的有42人,占涉案人数的87.5%。其中,22名涉案人员案发时正是或曾经是所在单位的领导班子成员,占涉案人数的46%。有的单位甚至是一把手前腐后继。例如,昌江县海洋渔业局先后三任局长因违纪违法受到查处,还牵扯出其他9名干部。

2014年7月转任新华社副社长时,时年47岁的慎海雄成为当时新华社最年轻的副社长,且是唯一一名60后副社长。

从海南省纪委查办案件的情况来看,海洋渔业系统违纪违法案件以受贿案件为主,占案发总数的72.9%。涉案主体利用手中的权力,在行政审批、海洋执法和工程项目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受好处费和感谢费。

在新华社副社长任上,慎海雄多次在各报刊发表文章,涉及多个领域,比喻和引用名言则是他惯用的表达方式。

比如,海南省海洋渔业厅捕捞处原处长林中兴,利用授权办理养殖开发巴菲蛤审批手续、变更捕捞许可证等业务,收受当事人18笔贿赂款共152.88万元和1万美元。

如2014年12月24日在上海举行的2014文化金融论坛上,谈及如何让金融与文化融合发展时,慎海雄用借金融之风帆扬文化之大船表达自己的观点,并称文化和金融都是现代产业皇冠上的明珠,二者珠联璧合,必将酝酿出更多、更新的创新创意,聚合成更为强大的生产力。

儋州市海洋渔业局原副局长钟宏才,在养殖池改造补贴等相关事项中给予他人帮助,先后收受11家公司32笔贿赂款,共54万元和2000美元。

在发言中,慎海雄还打了多个比方,如中华优秀文化是我们民族永不褪色的名片、永不贬值的硬通货。在谈到金融与文化嫁接融合时,慎海雄又说,文化艺术自身是化学反应的源泉,金融则是促进其反应的催化剂。

海南省纪委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海洋渔业系统发生的窝案串案主要发生在渔船审批、柴油补贴和海洋执法等业务关联环节,这些环节相互交织,相关人员串通作案,往往是查处一起,带出一窝。

担任新华社副社长一年之后,年轻的慎海雄空降广东,主掌这块舆论重地的宣传系统工作。

比如,洋浦经济开发区渔政渔监中心原主任吴祖教、原副主任吴昊翎、干部吴华冲等人,相互勾结帮助相关公司骗取国家柴油补贴,收受好处费共104万元后进行分赃,每人分别得到49.5万元、22.5万元、32万元不等。

赴广东履新前,7月30日上午,慎海雄还以新华社副社长的身份出席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中国新兴媒体产业融合发展大会,并发表讲话,称媒体融合发展是一场重大而深刻的变革。

海南省海洋渔业厅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多年来,海洋渔业系统内少数厅局级领导和部分正处级干部,盛行买官卖官、利益交换。在赵中社、王世坤等厅级干部贪腐案件中,均存在买官卖官的行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