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座煤矿都在郴州市临武县金江镇辖区,在群山之顶建设机场

图片 1

图片 2

湖北神农架,遍布溶沟和溶洞,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也是著名景区。

临武县有不少非法小煤窑已被强制关停

就是在这里,一座坐落在陡峭山顶的机场预计10月1日通航。在2600米高程的群山之间,在原始森林,施工队使用327万公斤炸药,削平11座山头,填平6道深谷。

桃树下煤窑瓦斯爆炸事故中被严重烧伤的矿工

这引发对当地生态环境的广泛担忧。面对记者,当地政府拒绝出示环评审批结果,称“等通航后再给说法”。

临武矿难疑云

在群山之顶建设机场,工程量巨大

新发煤矿一人遇难、唐家村桃树下煤窑4人烧伤、温泉村小煤窑5人瓦斯等有毒气体中毒。

2009年,29岁的周森锋下乡考察,让下属撑伞,一度引发舆论批评其“官派”。

3起安全事故连续发生,时间跨度不到一个月。3座煤矿都在郴州市临武县金江镇辖区。

更引人注目的是,破天荒工程的主导者,是被称为中国最年轻市长、年仅33岁的神农架林区党委书记周森锋。

其中有两起事故的原因,官方和民间有不同的版本,是否存在谎报,记者不得而知。

机场建设:高峰期,一天用炸药4万公斤

而镇政府在解释唐家村桃树下发生矿难后,没有上报的原因是,“因为考虑到伤者医药费的问题,怕老板跑路,最后要镇政府买单。”

今年5月,33岁的周森锋升任神农架林区党委书记(湖北最年轻正厅级干部),他亲力亲为主抓这一机场项目。

镇政府怕买单的背后是否还另有深意?截至记者发稿时止,临武县人民政府网站无上述3起安全事故的任何信息,县纪委称已启动调查问责机制,但当地官员仍旧各司其职。

神农架机场位于林区红坪镇温水村五组大草坪——将军寨一带独立的狭长山脊上,距离林区的首府松柏镇100公里。机场坐落在陡峭的山顶上,机场航站楼、航管楼、机场跑道等设施,如今已完成主体结构施工。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健表示,矿难屡禁难止,要想让矿主在利益驱动面前去自律自查,完善安全体系存在很大难度。而破解这种阻碍,必须有行政监管部门的强势介入。我国当前基于安全事故发生后的行政问责机制还很不完善,政府有关部门应当就问责主体的职责权限和责任划分不清、信息公开制度不完善、缺乏监督问责制度等问题进行整改,让相关问责规定真正发挥出应有的效能。

2010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神农架机场按照“2020年旅客吞吐量25万人次、货邮吞吐量1130吨的目标设计”。

●湖南临武县金江镇辖区一个月内连发3起安全事故,据当地村民透露,这3家发生矿难的煤矿,仅有新发煤矿通过挂靠其他证照齐全的采矿企业“打了擦边球”,而另两家煤矿则无任何手续。

据招标公告显示,神农架机场是“由2600m高程左右的五个山包组成,山顶高程2641.4~2560m,岩溶地貌明显,水文地质总体较复杂”。

●金江镇党委书记表示,唐家村桃树下非法小煤窑发生的瓦斯爆炸安全事故之所以没有上报,“主要是考虑到伤者医药费的问题,怕老板跑路,最后这个单就会要镇政府买。”

“场区岩体强度很高,土石比例高达5∶95,爆破使用炸药327万公斤,高峰期每天使用炸药超过4万公斤。”机场建设工程指挥部负责人介绍,共削平了大小11个山头,填平了6道深谷。为把削平山头产生的土石方填入山谷,550台套机械设备、2000多名工人往来忙碌,“轮胎就磨损2万多个”。

●记者发稿前再次登录临武县人民政府网站,发现并无金江镇辖区3起安全事故的任何信息,也无任何政府部门人员因安全事故频发被问责的公告。

官方动机:为缩短距离,发展神农架旅游

一个月内

3座煤矿都在郴州市临武县金江镇辖区,在群山之顶建设机场。机场项目得益于2008年的“4万亿投资计划”,投资10.394亿元,资金来自国家发改委、中国民航局和湖北省。

连发3起安全事故

在神农架机场建设的背后,也有当地政府对于加速旅游业发展的需求。林区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10月1日神农架机场正式通航后,相对闭塞的神农架“原始森林”将大大缩短与外界的距离。

6月20日下午两点,随着一阵刺耳的救护车警笛声,唐俊波(男,30岁)第一个被送到了临武县人民医院,在急诊收治后,又被紧急送往ICU(重症监护室)。

近年来,神农架旅游业得到快速发展,但受制于交通。以武汉到神农架林区为例,需在宜昌下高速后再转入盘山公路,全程10小时,旅程让人疲惫。

在随后的两个半小时里,救护车警笛声又接连4次响起,曹海朋(男,24岁)、吴江海(男,37岁)、吴树平(男,46岁)与吴江怀(男)被依次送进ICU。

统计数据显示,近两年神农架游客量在300万人次左右,与桂林等动辄上千万的游客量相比差距很大,改善交通迫在眉睫。周森锋2011年到任神农架,曾多次到机场施工现场指导工作,希望加快神农架机场通航步伐。

送到医院的5名伤者同为金江镇温泉村的小煤窑内的矿工。主治医生介绍,伤者肺部吸入大量有毒气体,包括瓦斯、柴油机废气等。

专家质疑:是大手笔建设,还是大手笔破坏

据伤者家属介绍,当日下午矿工在打钻采煤时,由于缺少通风设备,柴油机废气积聚井内,混合煤窑内常见的瓦斯气体,导致矿工中毒。

在天然林区大规模开山填谷,必然引发人们对于当地生态的担忧。对于这一项目,业界有很多质疑的声音。

这已经是一个月内,金江镇辖区内第3家发生事故的煤矿。

对神农架的地质是否适合建机场的基本问题,神农架林区方面表示,湖北省有关部门评估认为“基本适宜”。

据《法制周报》记者调查,5月27日,该镇新发煤矿矿井内发生冒顶事故,一名矿工遇难;5月29日,同属该镇的唐家村桃树下小煤窑发生瓦斯爆炸,造成4名矿工严重烧伤。

神农架林区方面也曾公开表示,削山填谷为正常作业,不会破坏环境,而且会进行植被保护和环境修复。

记者经多日的调查了解到,这3家发生矿难的煤矿,仅有新发煤矿通过挂靠其他证照齐全的采矿企业,“打了擦边球”,而其他两家煤矿,则无任何手续。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杨重光认为:小面积破坏可以修复。但机场是大面积的,自然的形成是长期的,是几千年、几万年所形成的,不可能修复。这样的大手笔,是大手笔建设还是大手笔破坏都很难说。

不同的事故版本

建设机场,还必须进行环保测评审批。国家环保部明确规定:对未经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擅自建设,或者擅自变更、未落实批复要求等,要依法查处。2009年,深圳机场航站区扩建工程等项目,环境影响补充报告书未获批就擅自开工,今年初被叫停,罚款20万元。

矿工家属所称的温泉村小煤窑的安全事故原因,在当地政府却又是另外一种版本。

新闻人物

根据临武县安监局出示的一份汇报材料:“6月20日16:36分接金江镇书面上报:上午12点30分左右,在温泉村委辖内廖山水自然村一废弃矿井内发生一起群众中毒事件……经向群众调查了解,1名群众利用柴油机打钻引水操作不当引起柴油燃烧,导致柴油烟中毒。”

争议周森锋

该份材料还显示有4名受伤群众为抢救人员,事发后县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唐国林等领导迅速赶到了现场进行指挥抢救。材料落款是“临武县应急办”。

1980年出生,河南禹州人。2004年从清华研究生毕业。2004年7月,任湖北省襄阳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2009年5月,任宜城市市长,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市长。2011年5月,“破格提拔”为神农架林区党委副书记、林区副区长。2009年,29岁的周森锋下乡考察,让下属撑伞,一度引发舆论批评其“官派”。

“也就是说这不是一次非法小煤窑的安全事故,而是一次村民的生活意外吗?”当记者带着这份材料,向当地村民核实时,有村民质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