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凌月明同志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请求,市民刘斌指着被损毁的防洪堤说

重庆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接受凌月明同志辞去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请求的决定

图片 1

(2013年7月24日重庆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通过)

眼皮底下毁堤建楼,水利局“没看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二十七条、《重庆市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人事任免工作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重庆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决定:接受凌月明同志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的请求,报请重庆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备案。

冷水江多处资江防洪堤违规开发,相关职能部门坐视不管省水利厅紧急叫停

防洪堤被挖低路面十多米,岸土大量抛入河中,堤坝损毁达3000平方米,30多个直径1米多宽的桩孔深扎河底……这是7月12日记者在资江防洪堤上看到的景象,损毁的河堤位于冷水江市沿江路与技校路的交会处,与冷水江市水利局相距大约30米远。

防洪堤上从事商业建筑开发是法律明令禁止的。但从2012年10月开始,开发商在没取得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在河堤上违法施工达半年之久。在当地市民强烈的反对声中,此事最终引起省水利厅的高度关注,该违法工程日前被叫停。

市民刘斌指着被损毁的防洪堤说,这就是职能部门不作为导致的。

事实上,这不是孤案,据记者调查,流经冷水江城区的资江,两岸防洪堤上开发的酒店、别墅、茶楼、厂房等达9处之多。面对这些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冷水江相关职能部门的态度耐人寻味。

资江曾淹冷水江城区

河堤是防洪“长城”

7月11日早上,李漠凡在资江河畔晨练,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望着脚下一大片损毁的河堤,他神色凝重。

李漠凡退休前曾担任冷水江市审计局副局长,在资江河畔生活了20多年,对资江河情有独钟。老人告诉记者,1996年洪灾,资江淹没了冷水江城区所有路面,很多地势低的区域,一、二层房屋都被洪水漫过。“市民们对这段历史至今记忆犹新。所以,当开发商违规开发损毁河堤时,有逾千多市民签名,要求追责。”

企业捐200万修路

政府出让开发防洪堤

被损毁的河堤位于冷水江市沿江路与技校路交会处,原来是一个荒废的码头。2007年,技校路改造,大唐华银金竹山电厂捐款200万修路。事后,冷水江市政府第二次规划委员会把荒废的3000平方米码头及码头斜对面的另一块土地一起出让给大唐华银金竹山电厂开发。2012年,开发商潘某等人挂靠湖南新康园房地产开发公司,承揽了电厂的开发工程,成立了“金电大厦项目部”。

2012年10月,开发商在没有取得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对码头破土动工,准备把码头建成一个大型停车场,停车场上面兴建农贸市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禁止在河道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构筑物以及从事影响河势稳定、危害河岸堤防安全和其他妨碍河道行洪的活动”;第四十二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采取措施,保障本行政区域内水工程,特别是水坝和堤防的安全”。因此,冷水江市政府将防洪堤出让给企业开发,这一决策明显违法,也为河堤的大面积损毁埋下了隐患。

眼皮底下损毁防洪堤

水利局竟称“不知情”

损毁的防洪堤离冷水江市水利局大约30米,违法行为发生在水利局的眼皮下,还竟然能施工达半年多之久。那么,水利局对此有何说法呢?

7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冷水江市水利局,工作人员称,领导不在。于是,记者拨打局长邹伟平的电话,一听说是记者,对方一句“打错了”就挂断了电话。面对记者的提问,副局长谢培新称,对河堤被损毁不知情。

主管部门坐视不管

两次下令才叫停施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