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闯火场拽出煤气罐抱出俩孩子,有人认为经父母操办

高中生闯火场拽出煤气罐抱出俩孩子

一期“非诚勿扰”上曾有女嘉宾感叹,称自己非常羡慕爷爷奶奶由父母包办的婚姻:“他们因为包办走到了一起,幸福地过了一辈子!”

深夜,邻居家突然着火,高三学生杨宗玉和妈妈赶到现场帮忙灭火。面对熊熊大火,沉着冷静的杨宗玉只身钻进“火屋”将随时可能爆炸的煤气罐拽出,又爬到二楼,将租客家刚满月的婴儿和5岁的幼儿抢救出来。事后,村民们感慨地说,如果没有杨宗玉舍身抢出煤气罐,后果不堪设想。

“包办婚姻”是早已离我们远去的古老字眼,然而在现实中竟有不少“80后”、“90后”的年轻人又开始羡慕这样的婚姻。某知名婚恋网站在某地调查显示,30岁以下首次婚姻的男女,近半数人的另一半是通过父母亲友介绍的,这近似过去“媒妁之言”的交友方式,依然占不小比例。另一项“关于80后父母包办婚姻”的网络调查也得到近似数据,其中有7成左右网友表示经过父母认可后才确定结婚对象,更有8成网友不反对这种行为,认为“他们是过来人,意见值得信赖”。

高中生穿着线衣线裤跳出窗户,奔向火场

被年轻人频频提起的“新包办婚姻”,同样包含父母牵线搭桥、认可对方身份、乃至出资举办婚宴等过程,在适婚年龄的青年人中引起巨大争议。有人认为经父母操办,获得父母认可的婚姻是一种更加稳固、更有安全感的婚姻;也有人认为“我的婚姻我做主”,父母不应该过多干涉。

11月29日21时40分许,家住香坊区幸福乡信义村的59中高三·三班学生杨宗玉刚躺下准备睡觉。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声焦急的喊声“着火了,着火了”,杨宗玉和妈妈郑长凤打开窗户一看,对面邻居家二楼砖瓦房的一楼往外蹿出一串串火苗子,并伴随着浓烟。来不及穿外衣的杨宗玉穿着线衣线裤从窗户跳下,直奔着火现场。

现状

围观村民说,不知什么原因,一楼突然失火,屋内只有50多岁的男房主,房主逃生时打不开房门,从窗户跳出时头部被玻璃划伤,报警后赶往医院。

手持步话机,腰挂工具包,如果不是胸前的礼花提醒,很难想像这竟然是新郎母亲。今年56岁的田女士在儿子婚宴上,就是这副打扮。一直在单位任领导职位的田女士为了给儿子一个完美的婚礼,从布置会场开始,直至婚礼正式开始前一个小时,她才重新化妆更衣,出来迎接宾客。

闯进火场,将煤气罐拽出

记者走访发现,近年来,年轻人的婚礼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从预定酒店到送走宾客,新人父母成了最忙碌的人。“婚礼是我们大家合演的一场大戏,作为奉献给父母的结婚大礼,我们只要打扮漂亮,跟个木偶似的完成仪式就行了。”正在筹备婚礼的李小姐告诉记者,原本她和丈夫都想旅行结婚,但双方父母不同意。而在筹备过程中,从挑选喜糖到婚纱款式,父母都要提出意见。李小姐原本和丈夫商定选用淡紫色礼服,但双方父母都认为红色的喜庆,粉色的浪漫。李小姐希望买好点的糖果作为喜糖发放,但家长又认为数量太多成本太高。最后李小姐索性将事情拜托给父母:“反正谁要办婚礼谁就来负责吧!”

村民们端来一盆盆水扑火。但是,火势太猛,无法靠前。这时,有村民焦急地说,“一楼屋内有煤气罐,爆炸了可咋整?”杨宗玉一听,说了句“我进去拿出来”就冲进火场。村民们大喊着“孩子别去,太危险,”但杨宗玉已经闯进一片火海的屋内。不到一分钟功夫,杨宗玉将煤气罐拽出火场,自己身上、脸上被熏得黝黑。

记者发现,由父母全部出资、全权打理的年轻人婚礼还不少。不少年轻人也表示,“包办”婚礼只是一个缩影,不少父母会参与到孩子婚恋全过程,从选择配偶到婚后生活全方位“渗入”,一些网友干脆起了个新名称:“新包办时代”。那“新包办时代”的婚姻是不是像过去那样不被接受?相关调查显示,不少年轻人“乐在其中”。

这时,有村民突然想起,二楼住着一家租客,此时黑着灯,租客一家四口可能睡着了,还不知道着火。

儿女婚礼,父母最忙

通过门斗爬上二楼,救出刚满月婴儿和5岁男孩

现状一:双方认识之前先由各自父母评审过目

火越烧越大,一楼内已经无法进入,楼梯更无法行走,身高1.80米多的杨宗玉敏捷地通过房门的门斗爬上二楼,使劲敲打窗户,睡眼惺忪的年轻租客此时才知道楼下已经成了火海,杨宗玉小心翼翼地从租客手中接过刚满月的婴儿,递给在一边等候的妈妈,又接过5岁的男孩,杨宗玉和妈妈将冻得瑟瑟发抖的两个孩子抱回自己家后,又返回火场。

“我这边才认识半年,双方父母觉得不错,吃了顿饭就把婚事定下来了!”今年26岁的华先生说起自己订婚的经过,有些迷惘:“我跟女朋友感情是不错的,但是不是到了结婚这一步,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跑出半公里,为消防人员带路

华先生今年年初刚跟前任女友分手。两人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交往三年,感情一直不错,但华先生迟迟不敢把女朋友介绍给父母:“她是外地人,工作一般,家里条件也一般,家里人经常跟我说不希望我结婚了要两地跑。”华先生告诉记者,今年春节,他正式把前任女友介绍给父母,没想到自己成了彻底的“夹心饼干”:“我妈虽然嘴巴上挺热情,但眼神很冷,我前女友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什么话都不说,一直盯着脚尖看。”这顿饭吃过没多久,华先生就在母亲和前女友的双重压力下分了手:“我妈说真要跟前女友结婚,她就不吃饭了。”

约半个小时,消防队因找不到村里的路打来电话,杨宗玉跑了约半公里,到化工路和消防人员会合,为其带路。消防车无法驶入村里的小胡同,杨宗玉和村民们帮着消防员接水带灭火。不一会,大火终于被扑灭,着火的一楼内被烧得面目全非,只剩下框架,二楼也被殃及烧损。此时,杨宗玉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冻得直打颤,二楼的租客夫妇哭着拽着杨宗玉的手说:“如果没有你,我们和孩子不被烧死,也被呛坏了……”(记者张雪芬)

没过几天,华先生的父母硬拉着他参加朋友聚会:“饭桌上只有两家人,对方的女儿也在。回家后我妈就不停地问我对对方的看法,主动拿女孩子的电话给我,要我约她周末出去玩。”华先生原本应付式地和女孩出去看了几次电影,觉得对方也不错,两人的感情随之升温:“最重要的是,跟她相处不像跟前女友那么有压力,老要想着今后怎么处理这些关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