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平台可以实时记录农民工进出工地、考勤、工资支付等信息,被告人赵少麟的行为分别构成单位行贿和骗购外汇罪

核心阅读

图片 1

近日,全国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平台正式上线。该平台可以实时记录农民工进出工地、考勤、工资支付等信息,发生劳资纠纷时,这些信息可作为真凭实据;借助于实名制管理平台,建立工资专户,实行银行代发工资制,防止发生欠薪;还能显示农民工技能水平等信息,相当于为其制作电子简历,有助于流动频繁的农民工找到合适的工作。

中新网5月18日电
据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2017年5月18日上午,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单位行贿、骗购外汇一案,对被告人赵少麟以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骗购外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

在湖北省科技馆新馆项目工地,借助于实名制管理平台,总包方中建三局与劳务公司分包方和银行签订三方协议,建立工资共管专用账户,实行银行代发工资制,总包方起到监管职能,农民工工资足额支付、月清月结有了保障。

经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4年,被告人赵少麟在充任其子赵晋实际控制的公司总顾问期间,伙同赵晋请托他人为其公司非法经营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并行贿价值人民币444.895万元的财物;帮助赵晋采用伪造对外贸易合同、虚构向境外支付费用手段骗取有关机关审批文件用于骗购外汇并汇至境外,共计美元4170万余元。

该平台可以实时记录农民工进出工地、考勤、工资支付等信息,被告人赵少麟的行为分别构成单位行贿和骗购外汇罪。5月11日,在武汉召开的全国建筑劳务用工研讨会上,全国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平台正式上线。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赵少麟的行为分别构成单位行贿和骗购外汇罪,依法应实行并罚。鉴于赵少麟在被追诉前主动交代单位行贿犯罪事实;在骗购外汇共同犯罪中系从犯;认罪悔罪,积极配合办案机关追缴涉案款物;检举他人重大犯罪,查证属实,有重大立功表现,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对其所犯单位行贿罪从轻处罚;对骗购外汇罪减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这个平台,能实时记录建筑工人进出场、考勤、工资支付等信息。发生劳资纠纷时,这些信息可作为真凭实据供监管、劳动、公安等部门依法处理,保障工人、企业双方合法权益。同时,该平台还可收集最新的工人实名信息、劳动合同、工资信息以及施工企业和建设项目等大数据,为政府及行业主管部门制订政策提供决策依据和数据支持。

工资由银行代发,防止拖欠纠纷

2014年5月,受住建部建筑市场监管司委托,中国建筑业协会着手开发全国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平台。2016年5月,全国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平台在中建三局承建的湖北省科技馆新馆项目等两家单位开始试点。

工人注册实名制管理平台以后得到一张出入证,相当于有了第二张“身份证”。项目常务副经理杜永奎说,“这个出入证,既可以当作门禁卡,也能当作消费卡,可以吃饭、洗澡、看电影。”

“这个平台以实名制一卡通为核心,涵盖承包企业、作业企业、监管机构、建筑工人四个层面。”项目劳务管理员杨扬告诉记者,以前建筑工人的工作量和考勤常常是由劳务企业人员或者包工头记录,到了最后结算时容易扯皮。“现在,工人进出工地都需要刷出入卡,刷卡之后,在平台上会实时显示;平台还开发了施工现场端,劳务企业人员或包工头可以在工地现场记录,防止产生纠纷。”杨扬说,工人也可以下载手机APP,随时可以查看自己的工作量、工资等信息。

实名制之后,项目部设立工资专用账户,确保工人工资足额发放。业内人士分析,以前农民工被欠薪的原因,不外乎“包工头跑路”“甲方拖欠总包工程款”“分包搞亏了”等等。从发放流程来看,总包按施工进度将钱打给分包,分包再转给包工头,最后包工头给农民工发现金。

而现在,中建三局作为总包方与劳务公司分包方和银行签订三方协议,建立工资共管专用账户,实行银行代发工资制,总包方起到监管职能,为农民工资足额支付、月清月结提供保障。杜永奎说,现在工资直接由总包打给银行,银行根据分包提供的明细直接将钱转到农民工个人账户,从源头上避免了农民工资被拖欠。

杜永奎介绍,项目建立仅用作工人工资发放的三方共管账户,在支付月度分包工程款时,由公司根据考勤发放出勤工资,其余款项根据各工种合同签订支付节点,确保不拖欠。此外,项目部还要求各分包企业共管账户每月保留一定余额,以保证及时支付退场工人工资。去年,工人工资无一分拖欠,2017年春节前全部支付;今年截至目前,项目已发放941万元人工费。

换工作有了电子履历,工人安全有了护身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