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名电白县政协委员邵振才遭枪击 中霰弹400颗(图),深圳机场已被质疑与雅仕维合作属于国资贱卖

主体工程已完工的深圳宝安机场T3航站楼,远看像一条巨型大飞鱼。如今,这条“飞鱼”即将起航,有消息称最快将于今年9月启用。届时,T3航站楼的巨大经济价值也将凸显。事实上,航站楼的广告经营权这块蛋糕,已被人盯上。

图片 1

3月29日,深圳机场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与上海雅仕维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雅仕维)成立合资公司,深圳机场现金出资1530万元,占51%股权,雅仕维以部分现金和其全资控制的深圳雅仕维城铁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雅仕维)55%股权评估合计出资1470万元,持有合资公司49%股份,合资公司经营期限长达15年。

茂名电白县政协委员邵振才遭枪击 中霰弹400颗(图)

“这是明显贱卖!”业内人士评价道。

南方日报讯(记者/李文才)10日上午,清明节回乡扫墓的茂名电白县政协委员邵振才一家准备驱车回工作地中山,被多名蒙面男子跟踪到电城镇一间饭店后遭截,其中邵振才双膝中枪,其哥哥邵振锋更是手脚肌腱被砍断。

早在一年前,深圳机场已被质疑与雅仕维合作属于国资贱卖,对比去年的合作方案,除了1000万元注册资金上升为3000万元外,合资对象、股权比例等并无变化。

案发地位于电城中心市场里的一个饭店。

“我们报价1亿元,但深圳机场没有理会。”昨日(4月10日),航美传媒集团副总裁于云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但深圳机场财务总监和董秘均对记者表示,“绝无国资流失问题”。

邵振才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已,他的双腿留有数百粒霰弹。

雅仕维1470万拿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4月7日晚在离事发现场不远处也曾发生一起枪击案件,而4月6日电白县马踏镇一名初三学生怀疑为另一起枪击案作证而遭枪击,这是电白县一周内连续发生四次枪击案件。目前,电白县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关于T3航站楼广告经营权的争议,由来已久。

政协委员回乡扫墓遭枪击其兄遭刀砍

早在2012年5月,就有媒体刊文《深圳机场490万贱卖10年广告经营权》提出质疑。当时曝出的合作方案是深圳机场与雅仕维封闭谈判,成立广告合资公司,合资公司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深圳机场和雅仕维的股权比例分别为51%和49%,雅仕维仅出资490万元独占深圳机场10年广告经营权。

事发在茂名市电白县电城中心市场的一间饭店,该市场由于离居民区较远,所以6年前建成后一直没有开业,偌大的市场仅有一间饭店。店主在当地声誉一直不错,但对于光天化日之下蒙面歹徒开枪伤人也是首次遇到。“八九个人,蒙着脸,都拿着枪,我们都吓坏了。”时隔一天后,店主说起当时的事情显得心有余悸,不敢多言。

当时媒体质疑此方案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将年营收能力超2亿的机场广告业务,以首年1.68亿元的保底价低价转让,10年利润可能在10亿元左右”。

昨日上午,南方日报记者在茂名市人民医院见到了邵振才,他的双膝都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无法动弹,从X光片看到,双腿膝盖位置遍布密密麻麻的霰弹,粗略统计每个膝盖都有近两百粒霰弹,令人不寒而栗。而他的哥哥邵振锋伤势更加严重,左手肌腱几乎完全被砍断,右脚膝盖骨错位骨折,由于失血过多,送到医院后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才苏醒过来。

一年之后,T3航站楼即将启用之际,上述正式合作方案出炉。

身体疲弱的邵振锋告诉记者,他们一家都在中山工作多年,他曾经是茂港区第一届政协委员,而弟弟邵振才现在是电白县第九届政协委员。4月3日一家人回到茂名电白的老家拜山,经过一个星期的休整准备4月10日回工作地中山,4月10日上午10时许他们按照约定来到电城中心市场的饭店吃饭,准备吃完饭就驱车前往中山,不料刚坐下就有8名手持霰弹枪和长刀的蒙面男子闯了进来,其中三个人用枪指着饭店门口的人威胁不许动,另外5个人冲到邵振锋的桌子前,用枪指着邵振才的脑袋大声质问:“谁是邵振锋?”,此时坐在一旁的邵振锋眼看对方来者不善,立即起身准备离开,但没走出两步对方一刀朝脑袋上砍过来,邵振锋下意识用左手挡了一下,结果左手几乎被砍断,而后几名蒙面男子围着邵振锋一阵砍杀,邵振才看到哥哥被围砍,想上前帮忙,结果刚踏出一步双腿接连中弹后跪倒在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比之前的合作方案发现,除了10年经营权变成15年,注册资金从1000万元上升为3000万元外,无其他变化。

据多名目击者称,歹徒行凶后分乘4辆摩托车,大摇大摆地离开了现场,旁边吓得魂不守舍的家属连忙报警求助,并将邵振锋兄弟俩送到茂名市人民医院抢救。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雅仕经营深圳地铁三号线户外广告,公告显示2012年营业收入为3026万元,净利润481万元,净资产只有571万元。

茂名市人民医院主治医生黄坚辉告诉记者,弟弟邵振才双腿的子弹不计其数,取出的难度极大,有可能要终身留在体内。而哥哥邵振锋的左手四根肌腱被砍断,右脚膝盖骨错位骨折,伤势不容乐观,即使康复也不能完全恢复功能。

“相当于用一条普通地铁线置换了具有绝对垄断地位的深圳机场广告资源,这生意太划算了。”前述广告公司高管说。

疑因纠纷遭人报复枪击

曾有企业报价上亿元

举家回乡拜山,怎么会突然遭到枪击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早在今年2月份邵振锋的父亲曾经在家里被人殴打,虽然事后报警但至今没有破案。

记者调查了解到,曾有多家公司向深圳机场报价,其中航美传媒愿意为49%股权出价上亿元。

邵振锋一家目前在外承包工程项目,经常会参加一些工程项目的竞标,在竞标过程中难免跟其他公司有直接利益冲突,就在去年年底与某个公司同时竞标,最终邵振锋的公司竞标成功,而对方对邵振锋抢走工程强烈不满。

“去年深圳机场的人来过我们公司,但是走后就没消息了。”于云峰说。航美传媒曾在深圳机场正式公告合资公司确切方案前,两次致函提出合作方案,为拿下合资公司49%股权曾经报价超过1亿元。

邵振才回忆道,去年曾经有一个外省的客户跟他合作办公司,要邵振才先支出100多万元,但邵振才不相信对方,此时一位老乡表示愿意作担保:如果该客户“走佬”,老乡愿意赔偿一切损失,并且立下字据,邵振才这才将钱打给客户。不料外省的客户果然玩起了失踪,邵振才找到那位老乡,但此时老乡却不承认担保的事,眼看春节到了没钱给工人发工资,邵振才让工人住到了老乡家里,这样彻底与老乡撕破脸皮,两人在电话中发生争吵,最后老乡撂下一句话:“看我怎么搞死你。”之后的年初十,邵振才的父亲在家里遭人殴打,但没有证据证明是老乡干的,直到现在两个多月了警方也没有破案。

“在深圳机场正式公告后,我们又发了一个函,表示愿意出资不低于1亿元。至于深圳机场方面,可以用广告经营权注资,甚至不出资。”于云峰表示,他们还愿意拿出其他业务合作,毕竟他们在民航业内是规模最大的。

初三学生作证人后遭报复枪击

记者从深圳机场财务总监支广纬处证实了于云峰的上述说法。支广纬表示,航美传媒是发过这么一个函,也确实还有公司报价更高。

就在记者在茂名市人民医院采访时,另一名伤者陈先生也特意找过来,他在4月7日晚上,同样在电城镇无辜遭到枪击,X光片显示,他的左腿膝盖附近区域也有近百粒霰弹。

深圳机场曾招标遇挫

据陈先生说,当晚8时20分许,他骑着摩托车去接朋友回家,走到电城镇325国道大马冷冻厂附近时,后面一辆摩托车突然从左侧追了上来,坐在摩托车后座的人拿出一支霰弹枪朝他们射击,他左腿中弹当场从摩托车上摔下来晕倒在地,而事后朋友告诉他,对方还想回来补枪,幸好赶上来的朋友仗着人多将该持枪男子赶走了。

在1亿元和1470万元中,深圳机场为何选择了后者?

4月4日,茂名市电白县马踏镇发生一起枪击案,事发后,17岁的初三学生王志乐作为目击证人到派出所提供了证词。

“对于广告特许经营权来说,价值绝对没有像外界说的那样被低估。正常情况下,合资公司需要交纳资源费,再扣除各项经营费用以及股权分配,雅仕维并没有多少盈利空间。”支广纬表示,“外界所说的雅仕维花了1000多万买了49%股权,事实上不是这么一个概念。选择雅仕维,我们看中的是它在行业内的合资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

4月6日下午,初三学生王志乐因为此事遭到报复,有9人分乘3辆摩托车冲过来,一字排开堵住王志乐去路,其中一人拿出一把霰弹枪朝王志乐开枪。导致王志乐腿部中了14粒霰弹,被送入医院救治。

事实上,深圳机场此前的广告业务曾经采取过自营方式,也尝试过公开招投标。2008年,深圳机场曾对室内广告经营权进行招标,北京天骏广告公司(以下简称天骏广告)最终以5亿元的天价拿下4年经营权。但好景不长,天骏广告于2009年以受金融海啸冲击,全球经济环境形势严峻为由提出解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