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文理学院90后大学生程威和少数知情的同学、网友一道,收入依然是最影响公众幸福感的因素

湖北文理学院90后大学生程威和少数知情的同学、网友一道,收入依然是最影响公众幸福感的因素。去年高考完后,程威经人介绍,前往安徽打工做搬运,每天能挣100元左右。收到湖北文理学院入学通知书后,程威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把妈妈“背”了过来,边上学边打工边照顾妈妈。在老师同学眼中,他热情开朗、品学兼优。

中国幸福小康指数的评价主要涉及到身心状况满意度、家庭生活满意度、社会关系满意度、生活质量满意度、社会环境满意度等5个方面,

闽南网11月5日讯
日前,湖北文理学院90后大学生程威和少数知情的同学、网友一道,含泪悄然送别了自己的母亲。但他“打工救母”“带母上学”“休学侍母”的孝行,却依然在网络上流传,感动着数以万计的网友。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副教授张西超分析,在一般情况下,只要人类处在温饱水平,钱的多少对于幸福感的影响并不大,”,国外也有大量的研究表明,一个百万富翁的幸福指数可能会比一个穷人稍微高出一点点,但是不会太高,这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收入并非影响幸福感的最重要因素。“其中收入、资源分配不公、贫富差距加剧是导致不幸福的主要原因。”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认为,提高幸福感的首要前提就是解决收入和分配的不公平。“科学发展观下的社会发展不再仅仅关注经济的增长,而是切实回归以人为本的层面,关注民生问题,关注人民的感受。幸福、尊严这样的心理感受已成为社会发展的重要衡量指标。”

人病了,心情就差,程威常常受到母亲责骂,比如说他炒菜放的油少,不好吃。多数时候,程威都会保持笑脸,哄妈妈开心。有时候觉得委屈,他会找一个无人的角落痛哭一场,调整好心情后,用自己最佳状态面对母亲。

调查显示,60.6%的受访者感觉自己“幸福”,相较于去年高出了0.4个百分点。与此相关联的是,只有13.3%的受访者认为今年“不如去年幸福”。提高工资水平、提高养老保障水平、提高食品安全水平显示为提升公众幸福感最有效的方式。而《小康》调查显示,居民对社会治安状况、交通条件等方面满意度总体评价值越高的地区,幸福感指数往往越高,反之亦然,这说明幸福指数与民生工程紧密相关。

休学侍母

《小康》杂志和清华大学媒介调查研究室昨日联合发布“2011-2012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调查显示,收入依然是最影响公众幸福感的因素,健康和婚姻位居其次,“提高工资水平”成为提升公众幸福感最有效的方式。

相关文章